□ 杨文江" />
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理论辅导/正文
报刊网络理论文章写作和编审笔谈(四)

□ 杨文江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8-12-21 17:24:35 星期五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报刊网络理论文章的修改

传说《吕氏春秋》成书后,悬之国门,千金不能易一字。我认为这只是传说,任何人的文章都不是一字动不得的。一篇理论文章,从选题、构思到成文,后面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文章的修改。文章写好后,要翻来覆去地推敲几遍。“推敲”这两个字的出处,原来是唐朝诗人贾岛的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经韩愈点拨后改为“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细细琢磨,“敲”和“推”的动作行为是不同的,虽说寺门可能未曾上闩,但不可随意闯入,“敲”的声音响亮些,里面的人能听到,所以决定用“敲”字。人的认识往往是不断深化的,文章的观点、材料需要反复琢磨推敲才能够相对成熟,文章修改的过程就是让我们的思想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毛泽东同志在《怎样写文章》一文中说:“我看重要的文章不妨看它十遍,认真加以删改,然后发表。”鲁迅先生说:“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文章的修改同样体现作者写作功力,长期坚持进行文字推敲磨砺,能够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学习、研究语言表达能力。毛泽东同志在文稿的撰写、印行上,一向严谨细致,一丝不苟,发现差错毫不含糊,他曾亲自写过一些更正。请大家看《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中的两则。一、1949年4月,他给北平解放报编辑同志写的信:本报4月25日登载毛泽东《五四运动》一文,有几处文字上的错误,更正如下:(一)“二十年的五四运动”,“年”字下脱“前”字。(二)“使中国反帝反封建的资产阶级及民主革命获得了一支生力军”,“及”字是多余的。(三)“它从封建主义社会看来,要到社会主义社会”,“看”字是多余的。(四)“若问一个共产主义者为什么要首先实现为了实现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社会制度而斗争”,两个“实现”,前面的“实现”二字是多余的。(五)“而在乎口讲(仅仅口讲)什么三民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等东西”,“而”字下脱“不”字。二、四月二十五日广播的人民解放军布告,有两个错字:(一)第三条“当承认其所有权”,“当”字误为“均”字。(二)第七条“农村中的封建的所有权制度是不合理的”,“村”字误为“民”字。以上两点务请各广播电台各报纸予以更正。各人民解放军政治机关印发这个布告时,务请更正为盼。由此可见,我们党的领袖对文稿的准确性这样重视,表明工作作风是严肃认真的。

“敝帚自珍”是一句老话,又有人说,偏爱自己的作品就像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不管如何偏爱自己的文章,都需要推敲研究,采纳客观合理的修改意见,舍得删去可有可无的字、句、段,才可能实现文章精益求精。修改文章,要做到一丝不苟。一是自己改。主要是采取“冷处理”的办法,文章写好后不要急于投稿,先放一放然后再修改。文章刚刚写好,作者的精神往往处于兴奋状态,难于发现文章的不足之处,把文章先放几天,再去“回头看”,冷静地进行推敲,就能发现文章中存在的问题,把文章修改得更加完善。其次是请别人改。自己的文章自己看起来总有局限性,这就要请老师、领导、同事帮助审鉴,提出修改意见或请他们亲自动笔帮忙修改。经过这样多次反复,就能拿出高质量的稿件来。三是集体改。特别是涉及理论性、政策性、方向性较强的稿子,或是集体调研形成的调研文章,需要集思广益,弥补文章的缺陷,通常经过集体讨论修改。

文章的修改要从整体上把握,遵从以下原则:一是修改观点。看文章提出的几个分观点能否支撑和充分论证自己的选题,能否正确地回答或反映问题。看文章的观点是否具有全面性和可操作性,是否以偏概全和脱离实际,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路径是否客观具体。二是修改材料。仔细检查所用的材料能否具有说服力,能否为观点服务,对材料的取舍,可以采取“增、删、换、调”等方式进行重新组合。三是修改结构。主要看文章结构是否围绕中心论题来展开;逻辑层次是否分明,各层次、段落之间关系是否清楚;各部分、各段落先后顺序和用力轻重是否得当。若发现这些问题,就要进行修改和调整。四是修改文字。报刊网络理论文章的语言表达要准确、精炼、质朴、生动,要删去生僻晦涩难懂的词句,下功夫锤炼遣词、用字、造句,校正错别字,准确运用标点符号。

报刊网络理论文章的文风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党的创新理论成果时代化大众化,是一个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的时代课题。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进入新时代,推进马克思主义“三化”,特别是运用报刊网络理论文章进行宣传普及,必须形成朴实精练、通俗易懂、明白晓畅,易于群众接受的文风。

文风不仅涉及语言文字风格,而且关联党风政风,折射社会风气,影响民风。毛泽东同志在《怎样写文章》中说:“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这里叫洋八股废止,有些同志却实际上还在提倡。这里叫空洞抽象的调头少唱,有些同志却硬要唱。这里叫教条主义休息,有些同志却叫他起床。”毛泽东同志的这些语言,本身就体现着朴实无华、生动风趣的良好文风。理论是深刻、严肃的,但绝不是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只要我们认真学习研究,形成优良的文风,完全可以使文章表达深入浅出,让群众听得懂、喜爱听、容易记。毛泽东同志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邓小平同志讲,“发展才是硬道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稳定压倒一切”;胡锦涛同志说,“群众利益无小事”“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更多地让人民群众共享”;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的语言风格,体现出独特的个性,充满语言魅力,显示强大的语言力量。

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文以载道”、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文风是态度,文风是作风。文风好不好,跟思想方法、思考能力、学识积累有很大关系。培育好文风,需要强学识、增底蕴。腹中无物则手上无法,手上无法则文章乏味。要树立优良的文风,必须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方法做人作文,讲实话、讲真话、讲心里话。郭沫若同志在《关于文风问题答《新观察》记者问》一文中说:“文风问题,不是单纯的语言问题,主要还是思想和思想方法问题。首先要你的思想、概念准确,然后才能写出准确的文章。要是以己之昏昏,也就当然使他人昏昏了。”“写文章的目的是给人家看的,不是给自己看的,所以不能只有你自己懂,主要是要使人家懂。要把你的思想表达出来,传达给别人,你自己先要有准确的概念、判断和见解,然后如实地表达出来。你看到的客观事物,总要使得没有看到的人也浑然如在眼前。而要做到这样,当然要懂得一点逻辑和文法,因为不合逻辑就不通,不合文法也就不通。”我们进入新时代,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部分媒体热衷于省力气见效快的“轰动效应”,用浮夸自大、标题党等手段吸引眼球、赚取点击、阅读量,在社会上引起不良影响。此前,人民网针对一些自媒体推出“三评浮夸自大文风”系列评论,指出“近期‘跪求体’‘哭晕体’‘吓尿体’等浮夸自大文风频现,消解媒体公信力,污染舆论生态,扭曲国民心态,不利于成风化人、凝聚人心、构建清朗网络空间。”改进文风,要从冗长空洞、言之无物、刻板生硬的风格中走出来,学会使用人民群众言简意赅、清新朴实、鲜活生动的语言,杜绝浮夸低俗、哗众取宠、华而不实的噱头。

我们做理论宣传工作,就是要调查研究宣传对象,不断创新写作方式。写理论文章要做到通俗易懂、平易近人、深入浅出、概念准确、形象鲜明、笔调生动。毛泽东同志写文章就非常平易近人、生动通俗,再深刻的道理在他的笔下都会变得深入浅出、明明白白。毛泽东同志指出过,讲话、写文章要“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习近平同志经常运用一些格言、警句、典故,把高深的理论问题阐释得准确精辟,通俗易懂。习近平同志的讲话非常善于从群众语言中汲取精华,善于传承和吸收清新的语言风格。他在各种批示、演讲、访谈和信件中,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语言风格让人们普遍感到,最鲜明的一个语言特色是口语化、接地气。党的创新理论宣传楷模方永刚,为什么能当好群众的“政治翻译”,关键就在于结合实际,根据对象深入浅出做宣传阐释。我们写报刊网络理论文章,就是要研究怎样才能把理论“套餐”做得让群众“看着新鲜、吃得有味”。理论文章虽然不是文学描写,但也需要一些形象化的描述。毛泽东同志在《论联合政府》中,就有“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到,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这样生动形象、富有鼓动性的语言。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讲到文风问题,都回避不了文章的长短问题。每一篇文章都是要表达一定的内容的,报刊网络理论文章最主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表达一个观点,传达一些思想。为此,就要根据内容来确定文章的话语,总的来说就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对毫无内容的长文章,我们经常听人说那是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习近平同志倡导优良文风是一贯的,概括起来就是反对“长、空、假”的恶劣文风,弘扬“短、实、新”的清新文风。早在2004年,习近平同志任职浙江时,他就对浙江省委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说过:“我就进一步改进文风、提高文稿起草质量向大家提三点要求,归纳起来是六个字:求短、求实、求新。”怎样让文章短下来呢,就是要坚持实事求是,言之有物。实事就能感动人,就有说服力;求是就是要把事实说清楚,让人读起来有趣味、受教育、得启发。在当前以网络媒体传播为快捷时尚的情况下,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很大变化,都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多的信息。为此,“短实新”成为报刊网络理论文章写作的常态,需要我们把文章写得短小精悍,提倡大专家写小文章,用千字文甚至百字文就能把一个道理讲清楚。这几年,《云南日报》理论版、《社会主义论坛》、云南理论网的文章在写作、编审过程中,我们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责任编辑 沈 艳)

报刊网络理论文章写作和编审笔谈(四)

□ 杨文江 社会主义论坛主编

原载2018年《社会主义论坛》第12期“理论辅导”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